www.tengbo105.com-在带娃出游最头疼的问题中

时光在这里慢下了脚步花谢花又开春分吹又生日子虽然冷清了下来,但是古镇的人们依然不改初心,保持着祖先的传统,该采药还采药,该开店还开店,虽然没有几个外来的商人。“卡西尼”号勘探器在穿越这些空地时,还检查所碰到的微粒巨细和环的厚度,以及估测光环的构成、温度、密度和构造。贵州八山一水一分田,开阔地很少。06-09我国硒产业潜在产值万亿元财经硒是人体必不可少的微量元素之一。

送别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李彧  时间:2019-04-12 【字体:

我是个怕麻烦的性子,而我的妈妈则正好相反。因为这个缘故,平时在家时我们总是有些小争吵,比如送别。

一个背包、几件衣服,再加上钱包电脑,等到车来了,就这么静悄悄的离开,我原来本是这样设想的。但是伴随着夜空中传出嘎吱嘎吱的噪音,卷帘门合页开始剧烈摩擦抖动,“轰”的一声,卷帘门被高高抬起,村子又重新归于沉寂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。我知道,爸妈还是起来了。

我坐起身子,透过窗户出头往下探去,楼下亮起了暖黄的灯光。这一切跟以往并无二致,等我下楼时,炉子已经燃起了小火,炉面上仍是一片冰凉,只有炉芯在顽强的释放出一丝暖意。

“我不是说了不用你们送了嘛!”我有点无奈道,“这才六点多,你们睡你们的,等到车来了我自己走就是了。”妈妈没有说什么,看着我提拎着背包,伸手接了过来放在沙发上。

“喝水吗?”妈妈问我,我摇摇头。

“等会就要出发了,要不要吃点面条?很快就做好了。”妈妈继续问道,我仍旧只是摇摇头。

或许是对离开家的不舍,又或者是我这个人太过感性,每次离开前我总是心情低落,失眠易醒不说,也没有什么胃口。而爸妈对此早已习惯,一家人就这么围在火炉边,静静的等着车开过来。

妈妈是闲不住的,时不时起来往屋外瞟瞟,偶尔又想想起了什么似的,不停的提醒着我。

“身份证带了吗?”

“带了。”

“你火车几点,来不来得及?”

“放心,我都计划好了。”

“要不要带点泡米子回项目?你不爱吃早餐,早上起来了泡点来吃,省得空着肚子,饿出病来。”

“不用了,我随便买点吃的就行。”

“要不要带点蜂蜜?这是家里自己产的蜂蜜,不像外面那样有添加剂,拿去泡水喝。”

“装不下了,这么多东西背起来多麻烦啊。”

……

妈妈还在继续说着,而我只是摇摇头。妈妈又转了一圈,回来时,手里已经端着一碗面条,“来,趁热吃”,我摇摇头,但是妈妈已经不由分说把面条放在我面前,“多少吃点,吃不完给你爸。”我终于还是屈服了,认命的接了过来,胡乱吃了几口,妈妈终于露出满意的神色,坐了下来在口袋里摸索着,不多久掏出一个小包,一边数一边小声念叨着,“一百、两百……五百、六百”,又数了一遍后,妈妈小心的把钱折好,往我手里一送,“喏,六百,六六大顺,你拿着吧。钱省着点花,不要浪费,也别亏了自己。想吃什么、想喝什么,自己买。”我想着把钱推回去,妈妈紧紧的握着我的手,“好好收着,自己挣钱了自己留着。”

屋外响起来引擎声,爸爸提着我的背包先出了门,妈妈也不再说什么,只是跟在我后面慢慢走着。

“就在这儿停吧,别送了。”我说道。

妈妈摇头,“再走会吧”。直到我上车,她才停下来,就站在屋檐边看着。爸爸把背包放好后,也走到妈妈身边站着,我冲他们挥挥手,车缓缓启动。

家在后视镜里慢慢变小,我不由得向后望去,看着屋檐边的爸妈,心里莫名一揪,鼻头也有些发酸。回到项目不多时,曾经争吵的话题早已忘却,只是惦念着他们,想起那在屋檐下默默送我离去的身影。